搭配指南

纺企需创造供应链上下游合作价值咗

搭配指南发布时间:2022-11-12

纺企需创造供应链上下游合作价值咗

  纺企需创造供应链上下游合作价值

  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中国纺织工业快速发展的格局有了微妙的变化,在劳动力成本上升、原料波动、人民币升值等因素的影响下,行业发展趋缓,企业发展的不确定因素加强,供应链上下游的合作显得越来越紧迫和重要。从供应链的角度来思考行业、企业的发展,可以积极有效地应对在此过程中所遇到的困难。

  原料的挑战

  近年来,原材料是国内纺织服装业的焦点话题,其价格的跌宕起伏,直接关系着业内绝大多数中小企业的命运走向。在这个焦点话题里面,首推棉花。

  棉花是近年来一直困扰行业发展的一个问题,也是整个纤维原料市场波动的重要因素。从历史来看,涤纶短纤、粘胶短纤跟棉花基本呈同样的涨跌趋势。

  从2010年开始,国内棉花价格经历了过山车似的走势,价格大幅波动不仅造成棉纺企业产销不畅,库存增多和盈利下滑,而且负面效应延至整个产业链,严重妨碍纺织全行业的稳定运行。

  虽然2011年9月开始,国家实行19800/吨的棉花收储价格,此后国内棉花价格趋于稳定。但又出现了新问题,虽然国内棉价相对稳定,然而国际棉价却大大低于国内,最高差价曾达到6000元,国内外棉价严重倒挂。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孙瑞哲认为,国内外棉价差距在2000元左右,是中国企业可以承受的,超出这个范围势必影响产业竞争力。事实上,眼下过高的棉花原料成本大大降低了我国棉纺织产品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相关的大批企业关停。

  面对棉花问题,就企业来说,要开发替代性原材料,研发新型纤维产品;同时,通过提高产品附加值,以消化原料成本波动带来的影响。

  对行业而言,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此前一直呼吁,国储棉放储时应采取财政补贴的方式,实行限价放储,平抑国内棉价,缩小国内外棉花价差。

  长期来看,则要深化棉花流通体制改革,完善棉花宏观调控机制,逐年提高棉花进口数量,直至取消棉花进口配额和滑准税的双重管理限制,实现内外棉价的市场化对接,发挥市场机制的调节作用。

  据孙瑞哲介绍,目前的国储棉收购政策有机会出现转机。近来,中纺联和国家相关部门正在探讨如何对中国最重要的棉花产地新疆实行棉花直补的问题。前不久,有关国家领导人在新疆调研,专门围绕棉花问题进行了探讨,希望新疆和中纺联就棉花问题以及产业链在新疆发展的问题形成意见。

  除了棉花,近期涉及原料的热点话题要算禽流感了。此次2013年全球纺织服装供应链大会期间,组委会举办了纺织服装供应链联盟羽绒分会研讨会,就H7N9禽流感羽绒服产业的影响展开了一定的讨论。参会的相关企业表示,前段时间,由于受禽流感疫情的影响,羽绒原料紧缺,其原料采购价格在不足三个月内翻了一番,羽绒服装产品成本上升。

  国家纺织面料馆总经理助理刘长江介绍,今年是羽绒服行业跌宕起伏,羽绒业出现羽绒原料囤货惜售、有价无市的现象,各品牌公司采取减小订单数量,多批量下单的模式,以应对危机。

  4月27日,中国羽绒工业协会在官方站上发布了一封《致羽绒行业经销商的公开信》,称禽流感已经造成了羽绒行业原料供应链的断裂,但是,羽绒制品生产的需求并没有因此停滞。需求量大于供给量,使得羽绒原料价格大幅提升。中国纺织信息中心副主任伏广伟亦表示,今年禽流感对羽绒行业影响很大,给该产业带来了灾难性打击,企业苦不堪言。

  刘长江向介绍,国内某知名羽绒服的生产企业,可谓圈粉无数在2008年生产的高峰时期,年生产量在120万件左右,今年则只有40万件,下滑幅度惊人。

  宁波太平鸟时尚女装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敏坤表示,今年禽流感导致了原料大幅上涨,甚至成倍增加,通过产业链传导后,产品终端价格不可能像原料价格那样成倍上涨。诸如太平鸟这样的品牌服装企业,羽绒服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力量微弱,在羽绒行业并没有话语权,当供应链出现波动的时候,只能被动去承受。他非常希望通过供应链联盟的努力,企业既能为顾客创造充分的价值,又能在产业链上下游进行很好的合作,最后打造出羽绒行业供应链的整体能力。

  但是像波司登这样的羽绒业界大佬,就是另外一番风景了。波司登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供应链管理中心副总监戴建国说,禽流感对公司的影响不大。波司登非常重视供应链管理,他们将核心供应商作为自身的战略合作伙伴,每年公司在积极拓展国内市场的同时同样成立了线上线下多种销售模式年末下50%的订单,付70%的订金。据他介绍,波司登的供应商每周会提供原毛市场价格,会帮助分析买进的合适时机。不过,我们还要追加50%的订单,所以后续采购的原料价格逐日推送服装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会对成本产生一定的影响,但是这在整体成本上升中是可控的。

  戴建国认为,大家不用过分担心羽绒价格,羽绒是家禽的附属品,只要存在禽类市场,这个附属品一定存在。中国羽绒工业协会此前也表示,禽流感病毒将会随着温度的上升而消失,禽流感的影响也会随着气温的升高而消退。近期,羽绒价格逐渐显现回落迹象。可以预期,随着疫情的减退,羽绒原料价格将逐渐回归正常。

  另外,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议论热点PX。前段时间,国内的昆明、成都等地出现民众抗议PX项目的事件。PX是化工原料,是聚酯工业的主要原料,用于纺织品等的生产。在纺织业内,涤纶(聚酯纤维)在中国纤维加工里占有重要地位,PX是用于生产涤纶的前导原料。目前,国内的PX产量并不能满足化纤生产的需要。据了解,2012年,国内PX产量有775吨,需求量则达到了1400万吨,进口依存度高。孙瑞哲表示,如果前导原料的稳定性没有解决,势必影响整个产业健康。

  PX如此高的进口依存度,让国StadiumGoods也由于合作球鞋节目SneakerShopping内相关行业在原料方面受制于国外。调价的主动权掌握在国外生产商手里,这妨碍了产业链安全、健康、平稳运行。因此无论对于化工行业还是对于纺织行业,PX项目都是需要的。只是在运作这样的项目的时候,要在公开、透明以及科学的论证下进行;同时,政府、行业等有关方面要加大这方面专业知识的普及,对公众进行正确引导。

  整合创意设计资源

  创意研发设计一直是国内纺织服装业发展中的短板。由于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加上无法预期的结果,很多企业因此不愿意在这方面进行投入。波司登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供应链管理中心副总监戴建国对此深有感触,据他介绍,波司登建有一个博士后工作站,对面料研发投入了很大的精力。以波司登自主研发的新型阻燃羽绒服面料为例,研发的成本确实太高了,不是一般企业能够承受的。戴建国说。

  苏州志向纺织科研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曹荣达就很苦恼,志向辛苦研发设计出来的面料产品,品牌商一季的用量并不大,一段时间这些面料之后竟然变成了一些中低端供应商的量化产品,志向的面料显然是被借鉴了。他希望供应链上的企业能够在开发方面通过一定的方式进一步合作,大家互相促进。

  近年来,中国纺织信息中心副主任伏广伟一直致力于供应链的研究。他发现,目前中国的服装品牌大多还是依靠聘请的设计团队进行设计,借力于时装周等平台推广设计师的作品,而比较缺乏进行市场化的资源整合。此次的供应链大会就邀请了美国、法国、意大利、韩国等国家的品牌设计和服务机构的代表,为国内纺织服装企业与之接洽沟通搭建了桥梁。

  The Doneger Group集团是一家美国公司,成立于1941年。据该公司高级副总裁Thomas rns介绍,公司为行业提供全球化的支持,指导他们与世界上最好的零售商合作,沃尔玛、LG、三星等品牌都是其客户。现在,该公司开始重视时尚行业,它知道时尚的方向性设计、研究非常重要,注重趋势、色彩等方面的研究;通过市场分析专家收集目标市场信息,再结合潮流的预测去满足客户需求。

  Benny Kwon是韩国InterplanKorea公司的市场总监,为服装品牌提供专业的咨询,包括品牌的市场定位和分析,设计与相关的人员培训。他认为,服装企业必须要了解市场,把握时尚流行趋势。我们希望与服装品牌通过季节性面料和潮流、颜色等方面的分析,开发出适合当季的产品;然后进行产品主题、产品形象等概念规划;接下来进行面料细节的规划以及协调规划。

  由此可见,全球纺织服装供应链大会正在致力于将国际设计、服务等方面的资源嫁接到国内,进而推动国内企业创意研发设计能力的提升。除此之外,为了更有效地连接上下游,提升国内品牌供应链管理能力,中国纺织信息中心在绍兴、嘉兴、虎门、西樵建成了4个国家纺织面料馆,美国洛杉矶即将建立第5个国家纺织面料馆。

  对此,伏广伟认为,有了国家纺织面料馆,设计师可以通过络查询自己所需要的面料,中国国产优秀面料将第一时间传递到设计师手里;同时,他们可以到就近的面料馆实体体验面料的色彩和手感,由此大大压缩了看样到下订单的周期过程。贯穿整个产业链的设计,通过互联技术传递到供应链的各环节非常重要。国家纺织面料馆就具有这项功能,把新产品、新技术所承载的创新点和设计理念传递给产业链的各环节,让设计资源得到共享,为提升供应链的整体设计能力建立了良好的平台。

  当然,国家面料馆并不仅仅只在供应链上的设计环节发挥相应的作用,它还有利于供应链上下游信息的对称,能提升上游企业话语权,让面料生产企业和服装品牌企业能通过络进行快速连接和沟通。它实际是一个整合供应链上下游资源的平台,同时也是新产品、新技术发布和推广平台,是优质面料认证的平台,还是知识产权保护的平台。